永夜

我们的口号是什么?
压倒所有刀男!

主三日(二)

(二)
“三日月?”门外传来落的声音与平常无异,只是声音而已,“可以进来吗?”落的手紧紧攥住,“没关系的,进来吧。”,三日月回应道,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润,落迫不及待地将门推开,三日月在屋里安静的跪坐着,只是那副暗堕的样子与之格格不入,“哎呀,这幅样子却是不如之前好看呢。”,他还在调侃,“三日月——”,三日月打断了落未出口的话,“反正已经如此丑陋了,不如——
——碎了吧。”
他还在笑,嘴中却吐出残忍无比的语句,“三日月!”,落只觉得全身发凉,他冲上去抱住了三日月,“哦呀,是在与我做最后的道别吗?”,三日月有一瞬间的呆愣,然后反手抱住了他的审神者,他的主上,
至少让我在碎刀之前再抱一抱你,
“啊,别怕,你还会有第二把的,你不是曾说过不是没体会过锻刀的感觉吗?这次……”,“我不准!!”,落把三日月抱的更紧了,“不可以!”,落的声音有些发抖,
就算是神,也会有坠入凡尘的时候,
虽说着有形之物终会消散之类无所谓的话,但真到了死亡的一瞬间,还是会有浓浓的不舍,
明明只是一把刀剑,
明明只是一件‘工具’,
“您在想什么呢,我只是本体的一道‘化身’,将多余的感情倾注在我身上,您是否搞错了什么?!”,三日月的语气不善,愈发的尖锐,但语言下掩盖的悲伤又有谁知道呢,
“可千千万万的三日月我只认识你啊……”,
“我也只想你在我身边啊。”
断断续续的语句从肩部传来,
“真是个任性的孩子。”
这样说着,却更加用力的抱住审神者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审神者最后还是没有把他交出去,反而藏在了最里面的房间里,外面就是审神者的卧室,浓浓的灵力将他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住,
想尽全力保他吗?
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,
但,
为何越是这样心便越是疼痛?
空落落的被风吹满,
本体被他嫌弃的撇在一边,上面永远擦不干净的、十分惹眼的锈迹仿佛都在嘲笑他的懦弱,
三日月举起了那把刀,被自己本体杀死的付丧神是不是只有他一个?
嘴角那抹温和的笑,现在怎么看怎么嘲讽,细细的端详着刀身,却只是在思考怎么下刀,
“三日月?吃饭了。”
那双眸子终于染上了一丝生气,重新温润起来,仿佛刚刚的一刹那都是错觉。
“早上xx又……”,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眉间那抹温柔,照亮了三日月的世界,他俯下身去,轻轻的吻住了落,“唔……咦?!”,落的眼睛蓦然睁大,嘴唇微张,看上去说不出的诱惑,
“あなたのことが好きです。”
“哎哎哎——!”,这次落是真的惊讶了,在他没接手本丸前就曾听别的审神者说自家的爷爷如何如何,最多的词就是高冷,说他虽然看上去很和蔼(?),却并不好相处,太完美的态度总会引起别人的反感。
而现在,
——那轮不食人间烟火的月终于为人而屈尊世间了吗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八百年前的短篇,还没写完,我真是给跪了
┑( ̄Д  ̄)┍,下周正文更新

致歉

首先先为我一言不合就停更道歉。毕竟初二狗要准备会考,每天忙的晕头转向,没有太多时间码字,也不敢写,怕一写就不由自主的用上“官腔”,作文中的套话我最拿手了(不)。
好消息是还有两周,考完试后为大家献上更新,速度大约会和上个假期一样,就这样。
再次感谢一直不离不弃的小天使们,作为补偿可要求特定番外或者play什么的。
最后不见不散!

刀剑乱舞——旭日

这是一篇心血来潮的产物,cp是主压切,
#目标是短篇甜甜甜,苏苏苏,会坑大概,
#男审受伤和部分黑暗本丸的情节有,
#私设有,男主金手指有,
#注意避雷,可能会ooc,
ok的小可爱接着看哦。
ps:emmmm……lz有喜欢模仿文笔好的人的习惯,所以那天画风变了真不是lz的错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No.7
就在工作人员还在纠结的时候,耳边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,
你居然就直接上手拆了!?
我还没放人啊喂!
也不怕砸到付丧神啊!
哦,忘了可以手入……但我们不行啊喂!
来不及让工作人员多想,审神者已经从他破开的缺口外走了进来,“主君!”两位付丧神站了起来,“你想干什么?”工作人员A说道,“这里可是时之zf!”工作人员B也开始帮腔,“你可要想……”,“闭嘴!”审神者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们,“没事吧?有事的话跟我说,我帮你们报仇。”,说着审神者周围便弥漫着若有若无的灵力,
您老那只眼看见我们欺负他们了?
谁会笨到把反间计里的重要人物抹杀掉?!
工作人员A,B在心里疯狂的刷着草泥马,而这边,审神者拉着长谷部抱起五虎退就跑,“哎,刚刚好像有东西……”,小A有些愣,“好像是……”,B刚想附和,“哎,woc!审神者人呢?”两人一起大吼。
审神者在出了万屋跑了没两步就停下了,“主、主君?”,卧在审神者怀里瑟瑟发抖的五虎退终于问道,“五虎退?啊,给你说个秘密哦。”,审神者的头靠近五虎退,“带我回家,好不好?”,他的声音有些虚弱,“你来指路,我可能、看不清了。”
付丧神坐在审神者怀里,指挥着他走左左右,那双金色的眸子却反复确认审神者的状态,直到他真正确认审神者的眼瞎(?)后,才稍稍安心下来,和旁边的打刀交换了一个眼神,手里抓着不知何时握住的刀,尖锐的刀锋抵住了审神者的心脏,‘只要再等一会……’,他想,正在这时突生异变!几只破空而来的箭向着短刀的身体袭来,“……咦?”,等了许久都未等到的疼痛从他人身上传来,审神者抱着他的手臂有些用力,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滴落到他的身上,“啊,稍微有些疼呢。”,他这才发现审神者抱着他扑倒在地,成功躲过了箭矢,却使短刀斜着刺进审神者的肩膀,血不似常人的一点点滴落,却丝毫不见愈合的样子,
【不!不是这样子的!】
他明明不想杀审神者的!明明只是想给他一个不大的教训,到底是哪里出了错?!五虎退陷入了一个走不出去的死循环,是了,他想起来了,那熟悉的神格之力来源于他的上一任审神者,那个‘糟糕’的家伙——“快走!”,最后一眼是审神者将他推入法阵的手,一双满是血污的手,
【他是不一样的】
他下定了结论,要好好活到我回来救你啊,我的主君大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上,啊开学之后短小了呢,终于给主仆二人腾出空间了,mmp,感情线进度太慢了

纠结……

悄咪咪的说一句,我想开一个新坑。(喂,你的节操呢)
哪位小伙伴帮我选一个cp,目前是只要是刀剑的cp都可以……(或者其他正常向[重点,正常向,不要给我推荐猎奇的东东,上次被同学坑了差点没吓死我]的动漫也行,等我看到评论后补个番再写……大概)
选中的小伙伴会特别给他(她)写个番外或者梗的!
拜托拜托~

刀剑乱舞——旭日

这是一篇心血来潮的产物,cp是主压切, 
#目标是短篇甜甜甜,苏苏苏,会坑大概, 
#男审受伤和部分黑暗本丸的情节有, 
#私设有,男主金手指有, 
#注意避雷,可能会ooc, 
ok的小可爱接着看哦。 
ps:emmmm……lz有喜欢模仿文笔好的人的习惯,所以那天画风变了真不是lz的错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No.6
审神者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,他甩开付丧神只是想一个人呆着,付丧神虽然作为刀剑存在了数千年,但拥有人的身体却是不过聊聊几年,这样想着,审神者便觉得头疼,
他怎么就一时脑抽接了这样的本丸?
“审神者大人。”,审神者不动声色的回过神来,瞄了一眼蹲在他面前的狐之介,若有所思的说:“我应该没见过你。”“怎么会,早晨不是刚刚见过吗?呀呀,我真是太伤心了。”狐之介这样说着,眼里却是有一丝狡黠闪过,“好了,你不是我本丸里的那个。”审神者决定不再理它,开玩笑,话痨有一个就行了,他可不想让本丸成为收养所,“呀呀,审神者大人真是不近人情。”狐之介叹着气,审神者抬脚就要绕过它,“啊,好了好了,审神者大人,我是zf派来‘请’您的。”嘴上说着客气的话,狐之介却毫不客气的下了一个捆缚咒,想要把审神者拖走,“快走吧,那里还有付丧神等您呢,去晚了会出现什么事,谁都不……”狐之介还想再说些什么,“你把他们带走了?”,审神者的声音有些奇怪,“别管那么多了!”,狐之介开始不耐烦了,“你把他们带走了?!”,审神者再次重复了一遍,狐之介的耳朵抖了抖,它觉得事情有些不妙,但还是硬撑着强调,“您不希望您的刀剑出事吧?”,“奇怪,吾的记忆中没有人敢如此跟吾这样说话的。”,审神者似是自言自语,然后重新对上狐之介,“汝知道吗?吾最讨厌别人威胁吾了。”,那双黑的发亮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狐之介,“不过是批量召唤的式神,为何敢如此命令身为神明的吾?!”审神者的眼睛危险地眯起,嗤笑一声,“还是你认为zf会因为你得罪一个神格拥有者?”,话音落下,审神者身上的符咒被强行突破,那股来自上位者的威压笼罩着狐之介,“在、在街上,你不怕,暴、暴露吗?”,这是狐之介在变回原型后最后一句话,“安心吧,那些‘凡人’感觉不到的。”,审神者捏起地上的纸片,“汝不过是最初级的式神……”,他对着纸片说道,“以为吾察觉不到吗?”,然后优雅地比了一个中指,
——“一群垃圾”
画面迅速切换到zf建造的工作室,工作人员正在全力劝着对面的付丧神,还拿出狐之介偷偷记录(直播)的视频作为威胁,然后就在工作人员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,他发现对面的付丧神脸色不对,正在他疑惑的时候,他瞄到了视频画面上,
险些被挖墙脚的审神者笑得很温柔,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修长的手慢慢移动着,然后……竖起了中指,
一群垃圾
群垃圾
垃圾

????!!
#和套路不一样怎么破# 
#导演,这里有人乱改剧本# 
#那些年我们被反套路的日子# 
#每月总有那么二三十天想辞职# 
工作人员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还想笑,就在这时视频里的一句话轻轻的飘进工作人员的耳里,然后砸进了他的心里, 
“再不把他们放了,万屋拆给你看哦~” 
大哥有话好好说,别冲动啊亲!冲动是魔鬼啊亲!!你把万屋拆了就买不到东西了啊亲!!!最后还是我赔啊亲!!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上,久违的正文更新,啦啦啦,话说想看七夕贺文吗?虽然不知道我一单身狗写这个干什么,咳咳,总之或许有或许没有,随缘。最近沉迷学习无法自拔~

主三日(一)

三日月见过落,在他还是另一位审神者的所有物时,青年站在樱花树下,阳光透过树枝的缝隙柔柔地落在他的脸上,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,当真入画。
仅此一眼便再也放不下了,
若他的审神者还尽职尽责,三日月还可以勉强忘记他,可惜的是他的审神者越来越懒散,不再出战,不再锻刀,不再手入,他开始回忆青年的样子,回忆每一个细节,那愈演愈深的执念都快将他逼疯,同时这样的审神者不会被zf留下,即使他拥有灵力,
人啊,一直都是贪婪的,
审神者不想失去他的本丸,以及背后富足的薪水,便装出一副改过自新的样子,囚禁起刀剑,当一切都无法阻止zf辞掉他的时候,他更加变本加厉的尝试他不敢做的事,比如碎刀。
他们换了无数个审神者,每一个都忍受不了他们身上传来的暗堕气息,渐渐的,他们成了一个废弃的、待审判的本丸,
终于他们迎来了最后一任审神者,三日月还记得那个青年接手本丸时的场面,他说,“我叫落,今天开始我就是这里的审神者了。”审神者身上传来的言灵之力告诉着刀剑们他并未说谎,三日月有些茫然,然后他拦下了想要把审神者神隐的刀剑,理由是——
“政府会把我们销毁的。”
他其实一点也不信自己的借口,仅仅是觉得这样的人应该在阳光下微笑才对,而不是和他们一起沉入深渊。
果不其然这是一个很好的审神者,他会尽职尽责的做着日课,会微笑着听完任何一个人的话,然后做出回应,日子一天天的过,那些险些暗堕的伙伴们也已恢复,只是他觉得自己有什么已经改变,
他开始觉得审神者对别人的笑十分碍眼,开始想‘他的视线为什么不能只在我身上停留?’,这样的情感是错误的,他告诉自己,但这丝毫无法改变什么,直到一个早上,镜子里的自己有着漆黑的头发,猩红的眼眸,从肩部刺出的骨刺——
——他暗堕了。
这是一个十分新鲜的体验,并没有痛苦的感觉,有的只是磅礴的力量,即使是他也开始沉醉在拥有力量的感觉,他只花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接受了这个事实,他知道这一切很快就会被审神者笼盖在本丸上的灵力所探知,所以他拒绝了想要进来的刀剑,毫不掩埋的告诉他们自己暗堕了,然后门外失去了声音,他朝着门的方向跪坐着,大脑开始飞速运转,
他会请求碎刀,
这是他最后的请求,他并没有什么恐惧,若他碎了,他的同伴可以继续过得很好,即使没有自己的保护也可以活下去,审神者也可以召唤另一把三日月,反观自己若是还活着,自己的暗堕气息会诱惑自制力并不强的刀剑一起暗堕,zf也不会轻易放过这座本丸,至于逃走则更是不可能的了,他的躯壳便是审神者建造的,以灵力找人轻松的很,
他不想给审神者带来任何麻烦,
只是‘审神者会有另一把三日月’的想法让他微微有些嫉妒,
最后他安静的跪坐着,等待着审神者的到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上,某位小天使点的主三日的净化梗,本来想一发完的,结果写着写着就失控了,现在写成了小短篇了(叹气)。算了,就酱吧

刀剑乱舞——旭日

番外篇·一【安葬的旭日】
我叫安旭,目前是一名审神者,拥有一座本丸,
呵,
‘审神者’,‘本丸’,
只是说得好听,其实就是zf为了控制付丧神的傀儡罢了,
对了,你——
——要听我讲一个故事吗?
故事的开始要从一个小小的村落说起,
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,某户人家的孩子出生了,随着孩子的第一声啼哭,在门外等候的人都送了一口气,
但充沛的灵力从幼儿的出生开始便在聚集,直到达到了一个微妙的临界点,开始回流,差点弄伤了进屋看幼儿的村长。然后,他就被抛弃了,直接被扔到了孤儿院门口。
【真是可笑,仅仅因为这个理由。】
自幼儿有记忆起,他就在孤儿院长大,凭着一张还看得过去的脸,温润的性子,以及能说会道的嘴,他很快的为自己找到了养父母,把自己‘卖’了过去——
——每个领养孩子的人都要交一笔‘保证金’,
其实也就是封口费,相比较正规领养走的手续,要负的责任,在非法孤儿院随便认一个回去不是简单的多吗?所以即使知道关于‘保证金’这一点,养父母还是把他带了回来,
养父母对他不错,一直供到他上大学,但自从养父得知养母怀孕后,对他越来越不耐烦,直到某天下午,也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养父把他‘扔’出了家门,原话是,“我不希望茜茜知道她有一个哥哥的存在”,
【明明还没出生不是吗?!却连名字都取好了……】
对了,养父顺便把一摞的账单一起扔了出来,一笔笔的花费,细细的算了出来,他在偿还的同时,也把往日养育的恩情一笔笔地还了回去,
幼儿已长成青年,但他还是孤身一人,他曾回去看过:
亲生父母有了第二个儿子,日子虽然不算富裕,却也有滋有味;养母果然生了个女儿,养父欢天喜地的为她买各种东西。
……
灵力在青年二十五岁时爆发,凡人的躯壳承受不了,就像一个500ml的瓶子,你不能让他装800ml的水,青年‘死’了,躯壳被泯灭,灵魂却飘在空中,
直至青年死了,也没人注意到,他像是个局外人。
时之zf找到了他,他最后看了一眼他生活的这个世界,同意了。
好像过了很长时间,又好像一转眼,他的本丸已经热热闹闹的拥有许多刀剑了,就在他认为日子会这么一直下去的时候,灵力再次暴动,
再次睁眼时,他的刀剑已经不再相信他,像是失忆般忘记了他,独独忘记了他,
在他尝试了无数次,失败了无数次的时候,zf下达了最后的通牒,
要么销毁,要么解除契约。
【怎么可能销毁?!想都别想】
他一共有五十把刀,每解除一次契约,便是一阵如火灼烧般的疼痛,他跟刀剑签的本就不是主仆契,
当最后一把刀也陷入沉睡的时候,他的灵魂已经支离破碎了,但奇迹般的是他的灵力为他建造了一具新的躯壳,也就在这是他才知道zf要的是什么,要的是‘神格’,单是有灵力的人还不一定有,在一千个有灵力的人里可能只有一个人有神格碎片,
zf想借助神格所散发的‘气’,自己创造一个时之神,
这次,他不会妥协,
最后,他与zf协商,他接手一个待审判的本丸,zf为他建造一具躯壳,若是他活着他为zf提供‘气’,若是他死了,便直接将神格取出归zf,
在他度过的二十多年生命里,灵力爆发了三次,
第一次,他被抛弃;
第二次,他的躯壳被泯灭;
第三次,间接导致本丸消失。
怎么样?这个故事——
——有趣吗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篇比正文还长的‘小’番外,献上。
顺便解释了某些伏笔

刀剑乱舞——旭日

这是一篇心血来潮的产物,cp是主压切,
#目标是短篇甜甜甜,苏苏苏,会坑大概,
#男审受伤和部分黑暗本丸的情节有,
#私设有,男主金手指有,
#注意避雷,可能会ooc,
ok的小可爱接着看哦。
ps:emmmm……lz有喜欢模仿文笔好的人的习惯,所以那天画风变了真不是lz的错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No.5
  “你说这个领结好不好看?”审神者手里举起了一个蝴蝶结,“嗯、嗯!”五虎退应道,“这个,这个,还有这个,你喜欢哪种?”“啊,请、请随意。”五虎退似乎从来都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一时有些紧张,“那就这个吧。”,在审神者买下领结的时候,五虎退的脸有一瞬间僵硬,没逃过审神者的眼睛,“五虎退”审神者突然叫了他一声,“在、在!”在得到回应后,他放下手里还在继续挑选的东西,走出了店铺,即使站在阳光下也摆脱不了笼罩他的阴影,但他只是轻笑了一声说:“你不喜欢这个领结。”他十分笃定的下定结论,
——“为什么呢?是不喜欢这个样式?”
——“还是不喜欢我选择的领结?”
明明是差不多的意思,在这时却有了很大的区别,
【仅仅是因为你的选择所以遭人厌恶】
审神者的声音发涩,“不喜欢的话,可以跟我说,可以换。但是——”
可是究竟‘但是’什么呢?
他不知道,
他也不想知道,
审神者卡住了,他不知道说些什么,他没有资格要求前面的付丧神什么,他甚至不能得到他的信任,半晌他低下头,不再做无用的挣扎,紧紧攥着领结的手松开了,那领结便像落叶一般晃晃悠悠地飘落,他盯着那个领结,等待着最后的审判,
“不、不是,主君,我、我喜欢。”一旁的五虎退有些害怕,眼眶里蓄满泪水,但看似随意搭在腰间的手却死死地握住本体,
付丧神撒谎了,
他显然不擅长撒谎,
他甚至没有反驳审神者没有说出口的话,
明明阳光明媚,审神者却觉得寒冷无比,‘不可以再混为一谈了’,这是最后的通牒,
【看到了吧?这就是你所喜欢的付丧神,你毕生保护的付丧神。】脑中似乎有声音在蛊惑,
不,
不是这样的!
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,
但……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!
“长谷部?”审神者轻声唤道,“在!”“带着五虎退去买本丸所需的东西,先给这些,不够的话回去在跟我要。”审神者递过去了几个装有小判和甲州金的布袋①,“那……”,长谷部犹豫了一下,“我先去别的地方”审神者只是简单解释了一句,“……拜领主命”,审神者最后又补了一句,“还有……回去之后由你担当我的近侍”,不等长谷部回答,一个闪身就不见了,
不去看,
不去听,
不去想,
我会尽力满足你们每一个要求,
我会做好一个主君。
在无人的角落里,领结被踩入土里。
①:lz不知道怎么交易,就设定有种布袋放进去的东西缩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上,因为lz要开学了,所以最近三次元很忙,估计改为周更,感谢不离不弃的小伙伴
——————以下内容可能含剧透——————
lz我稍稍解释一下设定,随便解释一下我在文中发现的几个问题
⑴为什么审神者有时像两个人?
答:第一章审神者温柔的性格是本质,后来的一丝丝疯狂是因为以前发生的事情和现在的本丸混在一起,放心不会太虐的。
⑵第二章三日月为什么很快就妥协了?
答:第一个原因审神者的命和本丸拴在一起,第二个原因日后文中会说
⑶【】里的文字很重要吗?
答:很重要!除了人物内心活动,还有一部分伏笔啊!
⑷为什么鸣狐和五虎退会先接近审神者?
答:这个有关审神者的设定,稍微提醒一句,接近审神者的都是跟动物有关的刀
⑸为什么文案是主压切,现在长谷部出场几率不高?
答:前几章要先刷大体付丧神的好感,lz我已经很尽力让他出场了!!!
⑹为什么五虎退上一章还有好感,这一章好感嗖嗖往下掉?
答:一是不信任审神者,对审神者的亲近很害怕,二是审神者太自来熟了(这是因为审神者把现在的本丸和以前的事搞混了)

刀剑乱舞——旭日

这是一篇心血来潮的产物,cp是主压切,
#目标是短篇甜甜甜,苏苏苏,会坑大概,
#男审受伤和部分黑暗本丸的情节有,
#私设有,男主金手指有,
#注意避雷,可能会ooc,
ok的小可爱接着看哦。
ps:emmmm……lz有喜欢模仿文笔好的人的习惯,所以那天画风变了真不是lz的错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No.4
  “我知道了知道了,不会再随便定契约了啦。”房间里传出审神者无奈妥协的声音,再被狐之介缠着发了n个誓之后,外面传来了敲门声:“主…主君?我可以进来吗?”“是谁啊?进来吧。”审神者有些疑惑的说,话音落下,一个体型娇小的付丧神从门外“挪”了进来,与此同时进来的还有五只毛绒绒的小家伙,答案再清楚不过了,“是五虎退啊,快过来。”然而门口的付丧神却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,马上低下头:“主、主君,您不戴上护神纸吗?”声音里是显而易见的慌张,身子也忍不住的颤抖,
‘不可以看见审神者的样子’,
  这是五虎退来到这里被同伴提醒的第一个规矩,“没关系的,你为什么……哎?”审神者的话戛然而止,只见一只看起来比其他幼崽大一点的小老虎跳上了床,然后……把狐之介挤了下去,窝在了审神者旁边,而原本趴在床上现在跌倒在地上的狐之介却是呆楞楞的,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,
“噗”这是审神者没憋住笑的声音,
“哈哈哈哈哈哈”,这是审神者的笑声,
“审神者大人!”
“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”,审神者努力止住笑意然并卵,
  “您还笑!!”,恼羞成怒的狐之介对着审神者的胳膊就是一口,然而只是成型的式神对于审神者来说根本没有杀伤力,“好了好了不闹了。”顺了一口气的审神者严肃下来问:“你是来找我的?有什么事吗?”“对不起对不起大白不是故意的不要带它走!”门口的五虎退终于缓过神来,拼命的道歉,“……为什么要抱歉?”根本不和五虎退在一个脑回路上的审神者是这样的:∑( ̄□ ̄;),“您不会责怪它吗?”“为什么要责怪?”依旧没和五虎退搭上线的审神者一脸茫然,“算了算了,走,去万屋”,审神者决定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,他跳下床,向着五虎退伸出手,“要一起去吗?”
【我、我是五虎退,那个……没有击退老虎,对不起。因为、老虎们很可怜啊!】五虎退突然想起那句他在心里演练了无数遍的话,然后握住了审神者的手,亦如他握住了希望。
  “主?”走到本丸门口的审神者突然被叫住,“嗯?是长谷部啊,要不要一起去万屋?”审神者同样向着长谷部发出邀请,“……好”,得到答复的审神者已经走出了本丸,却是没注意到长谷部将刀刃收回刀鞘的动作,【绝对,绝对不可以再抛弃我了,我的主公大人】,“快点啦,站在门口干什么?哎,你说你兄弟都喜欢什么?”后一句话是跟五虎退说的,“啊,都、都可以的。”
  “他们走了。”“不去拦住他们?”“……”“我还以为你很在乎你兄弟呢。”“闭嘴!”“开玩笑的”,仿佛有什么在苏醒,但随后又归于平静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上,很抱歉拖了两天才更。我才发现虽然是主压切,但长谷部只出场很少一部分,(我错了555),无奖竞猜:问,最后一段是谁在对话?
另:五虎退好感度+1

福利向(说得好像有很多人关注你一样)

喜欢除主压切的其他cp小可爱们看这里,欢迎在评论里点梗哦,可以参考下面的要求哦
cp?审神者大体性格?清水or车?以及最最最重要的梗是什么?
所有的点梗都是一发完,另每天只更一篇哦
ps:只接受主x刀,只接受主x刀,只接受主x刀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